• <tt id="j4i9o"></tt>

    <rt id="j4i9o"><mark id="j4i9o"></mark></rt>
      <input id="j4i9o"></input>

    陜西農村網 > 三農市場

    現代育種締造“全能”油菜

    李孝楠帶領團隊在田間開展彩色油菜花育種。 資料圖

    早春三月,又到了油菜花綻放的時節。

    近年來,油菜花觀賞旅游成了鄉村旅游的熱門主題。每年春天,四川、江西、廣東等“油菜花勝地”來往的游客絡繹不絕,隨著“油菜花經濟”的發展,育種家們不斷推陳出新,不斷涌現的彩色油菜花品種為鄉村旅游業的發展增添了幾抹“亮色”。

    作為我國第一大油料作物,除了花色“好看”,油菜的用途可不小。全國農技中心統計數據顯示,我國油菜年均種植面積1.1億畝,面積、產量均占世界25%左右,居世界首位。

    “十三五”期間,我國農業科技進步貢獻率超過60%,科技創新在農業生產中所占據的比重越來越高,油菜也在育種學家幾十年的改良下,擁有了眾多優良品質和功能,油、菜、花、飼、肥多種用途得以全面發展。

    產油“擔當”營養豐富 雙低優質品種為健康護航

    作為我國第一大油料作物,油菜的一大重要用途就是榨油。由于飽和脂肪酸含量低、不飽和脂肪酸種類多并且比例合理,菜籽油被公認是健康功能最好的食用植物油之一。

    據統計,我國油菜的產油量占全部國產油料作物的55%左右。

    由此可見,其在國內食用油市場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保障著國人的食用油安全。

    “傳統的油菜品種,由于芥酸和硫代葡萄糖苷含量比較高,吃起來有股苦味和辣味,現在通過品質改良以后,育成的雙低品種榨出的菜籽油濃香醇厚,不再有刺激性氣味了。”中國農業科學院油料作物研究所胡瓊研究員說。

    近年來,隨著育種目標的提高,科技攻關力度的加強,符合“雙低”條件的油菜品種在產量、含油量和品質上也不斷取得新的突破。

    就在去年,國家油菜良種聯合攻關組在湖北荊門、陜西岐山、青海共和等多地舉辦了新品種大面積試驗示范,其中,抗根腫病新品種“華油雜62”現場實測畝產超215公斤;“青雜4號”比當地種植的常規油菜品種增產幅度達20%-30%;機收油菜品種“中油雜19”“大地199”“中油雜39”等品種多地畝產超過200公斤,推廣80多萬畝。

    此外,良種、良法、良機的集成示范拉動了各地油菜產業的高質量發展,在龍頭企業的帶動下,大田種植、菜籽加工、銷售一體化的全產業鏈快速發展,激發了油菜產業的經濟活力,產生了巨大的社會效益。

    除了榨油,油菜花還是一種美味的蔬菜,菜苗鮮嫩可口,菜薹肉質肥厚。

    “種植油菜薹不僅有助于農民提高種植經濟效益,對于消費者來說還能夠避免由于缺硒所帶來的健康隱患。”胡瓊介紹,基于油菜富集硒元素的能力,我國育種專家提出了油菜“硒高效”概念,即在普通的非富硒土壤中,生產出每千克含硒0.01毫克以上的菜薹,并培育了出全球首批“硒滋圓”系列油菜薹用品種。該系列品種硒富集能力強,并具有高鈣、高維生素C、高氨基酸和高鋅等特性。

    據了解,該系列品種不光營養豐富,產量也高。如“硒滋圓1號”播種后2個月即可采摘,一次種植可采摘3-4茬,畝產量可達600-800公斤,配套密植栽培措施可實現更高產。

    隨著油菜新品種繁育科研成果迭出,一批批高產優質的油菜新品種不斷推向市場,既滿足了人們對于優質農產品的需求,也帶動了油菜全產業鏈整體效益的提升。

    一菜多用 打造別樣“花經濟”

    “油菜花可不止能榨油。”胡瓊介紹,經過多年的研究攻關,油菜花的功能得到廣泛的開發,逐漸形成油用、花用、菜用、肥用、飼用、蜜用相結合的油菜花產業鏈。

    由于花期的周期短,油菜花的觀賞時間普遍集中在3-4月。近年來,國內通過延長花期等方式,秋冬季看油菜花已經不再是奢望。隨著油菜的品種改良,適應性的提高,其種植區域也呈現了南進北擴的趨勢,海南、廣東、甘肅、內蒙古等地也能種上成片的油菜。

    據統計,除了榨油和菜用兩種用途,油菜每年還為飼料產業提供600多萬噸的高蛋白飼用餅粕,在保障我國飼料安全方面同樣具有重要意義。

    區別于油用和菜用品種,肥用和飼用品種要求植物生長量大,生長茂盛,整體干物質生產量高,適宜壓青或作青貯飼料。“近年來,飼用、肥用品種的培育為各地栽培種植提供了新模式,也提升了農戶的種植效益。”胡瓊介紹,由于油菜中各種營養成分高于谷草,營養類型與豆科飼草類似,油菜花又被用作飼料和肥料。為解決我國飼料供應不足的問題,育種家們致力于飼用油菜產業化的研究,培育出飼油系列品種,并已在多地建立了飼用油菜生產模式。

    “特別是在西北、東北地區,在小麥等主季作物收后到冬前2-3個月的農田空閑時間,種植以收鮮草為目的的專用飼料油菜,飼料油菜青草產量比豆科牧草高1/2-1/3,畝產蛋白質量顯著高于豆科牧草。該模式充分利用了西、北部地區小麥等早熟作物收后的光、熱、水、土資源,不僅促進了農區養殖業發展,還有助于保護生態環境,改良土壤,應用前景十分廣闊。”胡瓊告訴記者。

    此外,飼料油菜還可以推廣到南方的約5000萬畝冬閑田區域,生產出優質飼草除了作為牛羊飼料外,還能補充其他畜禽如雞、鴨、鵝養殖的飼料需求。

    胡瓊介紹,目前,為了加快油菜花飼、肥兩用的推廣和研究,國家油菜良種重大科研聯合攻關項目已經在吉林、新疆、河北、山東建立了飼用和耐鹽堿油菜品種示范基地,在廣東、廣西、湖北、江西等地建立了花肥兼用、煙地菜肥兼用等油菜品種示范基地,把更多好品種推向田間地頭。

    現代育種技術讓品種創新步入“快車道”

    “油菜花兒黃,一派好風光。”一提到油菜花,幾乎所有人印象中都是黃色的。近日,在位于四川省什邡市的油菜育種基地上,紅色、黃色、橙色、粉色、白色的油菜花爭相綻放、交相輝映,這里的油菜花正是四川省什邡市孝楠科技有限公司首席育種家李孝楠所育成的彩色油菜花品種。

    近年來,彩色油菜花逐漸走入人們的視野。如何育成五顏六色的油菜花?四十年前的田間一瞥,讓李孝楠把目光投向了油菜花色的改良。但育種過程漫長又艱難,受到當時條件和技術的限制,育種工作的繁雜無序讓他至今難忘。

    “在育種工作的前十多年,工作幾乎沒有任何進展。”面對無法突破的瓶頸,他另辟蹊徑,開始了無數次的嫁接和雜交試驗。“剛開始時,連嫁接都不能成活。經過反復試驗,后來逐步調整嫁接方式和最佳時間,經過連續幾年的努力,我們在無性嫁接苗上采用‘同科異屬遠緣雜交’,先后獲得了韓國蘿卜、紅花蘿卜、野蘿卜等作物的雜交成功,2007年終于獲得了第一株花色為紅褐色、可以穩定遺傳的后代。”李孝楠說。

    經過三十余年的不懈努力,團隊已經育成了紅、橙、紫、桃紅、粉紅等不同色系的油菜新品種。“現代細胞融合技術與條件,當時我們不具備。”回顧幾十年如一日的育種工作,李孝楠告訴記者,幾十年前,只能設法采用人工嫁接的方式開展育種,效率很低。

    如今,先進的分子育種技術讓油菜育種變得更為精確和高效,依托基因編輯技術可以在短短幾年之間使油菜獲得“華麗變身”。胡瓊介紹,目前利用基因編輯技術,可大幅提升油菜種子含油量、角果的抗裂性等,提升油菜產量,降低機械聯合收獲損失。另外,還創制出高產、矮株且抗除草劑等種質材料,將有力推動適合全程機械化生產的油菜新品種選育進程。

    “隨著‘基因編輯’技術的發展,未來在這項技術的支持下,油菜品種的選育將步入‘快車道’,油菜產業能夠架起翅膀飛得更高。”胡瓊說。

    農民日報·中國農網記者 祖祎祎 見習記者 劉自艱

    (編輯:劉鶴)

    68日本xxxxxxxxx,美女黄18以下禁止观看免费,我想看一级片,六月婷婷久香在线视频 网站地图